水环式真空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环式真空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最大石油进口国安全之忧警惕国际原油市场震荡-【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7:54:40 阅读: 来源:水环式真空泵厂家

最大石油进口国安全之忧 警惕国际原油市场震荡

中国页岩气网讯: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是必然的。这将使中国的石油供给安全问题暴露得更加突出,必须做出应对预案。

近日,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报告将“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推向了舆论浪尖。报告称,9月中国的日净进口量达到了630万桶,超过了美国的624万桶,而且中美之间的进口量差异将越来越大。

其实,单凭美国能源信息署2013年9月公布的初步石油数据就断言“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存在站不住脚的成分,姑且不说不到6万桶/天的差异非常小,况且这只是一个月的初步数据,还有调整修正的可能,而且中美两国官方公布数据单位不一致,单位转换系数亦是不确定因素。当然,也不排除美国向下修正消费、向上修正产量,最后实际结果是中国的供需缺口可能在此前某个月已经超过了美国。

按照中美两国过去一段时期和当前的水平保持石油产量、消费增长,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是必然的,而且不可逆转。这种格局的变化对中国和美国乃至整个石油市场的影响必然是潜在的、久远的、深层次的,甚至可以说是巨大的,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思。我们不能没有充分的应对预案。

石油进口地位轮替是必然

此种轮替是中美两国石油供需变化趋势的必然结果,影响已经在潜移默化中基本显现。

1993年成为石油净进口国以来,我国的石油供需缺口持续扩大,大多数年度的消费增长快于产量增长。美国却不同,得益于页岩油开发技术的突破,石油产量大幅增长,消费触顶回落,净进口大幅下降。迄今为止,我国这种几乎没有任何波折的石油供需缺口单一变化趋势已经被国际市场所默认。世界石油市场用国际原油价格的持续上涨和高位运行回应了我国与美国这种截然不同的变化走向。这种影响是迄今为止我们可以看得见、感觉得到的,也是相对比较温和、易于预见的,不具有严重的破坏性。

中东地区或存更大风险

美国对中东和非洲地区的石油需求大幅下降,中国在该地区的石油安全供给将面临巨大的地缘政治挑战。

历史上,几乎每一次国际原油价格阶段性的大幅上涨都与全球经济泡沫、地缘政治密切相关。1860年,世界经济开始新一轮高涨,产生新的投资泡沫,之后又爆发了美国南北战争,国际原油价格大幅攀升,于1864年创出长期高点。该高点直至1974年才得以突破。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美国脱颖而出一跃成为世界经济强国,世界经济进入稳定发展时期,生产高涨刺激信用膨胀,推动油价大幅上涨并于1920年创出中期高点,直至1973年历时53年才被突破。1973年10月,第4次中东战争爆发,OPEC实施石油禁运,驱动油价大涨。当时的世界第二大石油出口国伊朗接着于1978年发生政变,引发第二次石油危机,油价持续大幅上涨,于1980年创出中期高点,直至2004年历时24年才被突破。

过去很多年,美国对中东和非洲的石油存在较强的依赖性。无论是出于石油供给安全,还是出于政治控制目的,维护中东、非洲等石油输出地区的安全稳定,是美国保障石油供给安全的重要基础。中美石油进口地位的轮替,尤其是美国已经大幅削减了中东、非洲的石油进口,将使中国的石油供给安全问题暴露得更加突出。即使美国不在地缘政治敏感的石油主要出口地区兴风作浪,中国可能也难以短时间内确保这些地区的安全和稳定,甚至根本就是一道无解的题。

美国一旦从中东和非洲的石油依赖中摆脱出来,难保不会为了打压他国经济和政治上的发展而在该地区兴风作浪,扰乱我国的石油供应源头和运输通道。这将使得我国的石油供给安全保障难上加难。

警惕国际原油市场震荡

最近一轮国际原油价格持续上涨和高位运行始于2004年,月度平均价格在2008年年中触顶,年度高点出现在2012年。在2008年之前的上涨,不能不说与美元持续贬值有密切关系。这应该是美国运用金融市场操控国际原油价格乃至其他很多大宗商品价格的重要佐证。

在2010年底之后,中东、北非部分重要石油生产国和出口国爆发反政府运动,叙利亚危机至今已经持续2年多,有力地支撑了国际原油价格持续上涨和高位运行,其中时常能够见到美国政府和军方的“影子”。每每在国际原油价格下跌或在相对较低的水平运行时,美国政府、美联储、美国军方总能弄出点事,提高市场的紧张程度,推高国际原油价格。非常明显的是,2011年10月,国际原油价格处于相对较低水平,并有持续回落的迹象,美国重提伊朗核问题,大肆渲染伊朗核问题,使国际石油市场对重要的原油通道霍尔木兹海峡中断预期迅速增强,驱动国际原油价格再次大幅上涨。2012年上半年,国际原油价格大幅急速下挫,美国又主导了对伊朗的石油禁运,使得伊朗石油出口压力急剧上升,再次驱动国际原油价格从低点快速反弹。2013年第二季度,在国际原油价格处于相对较低水平并有持续下行迹象时,美国又故伎重演,以叙利亚发生严重化学武器事件为由高调宣扬要对叙利亚实施军事打击,国际原油市场着实又紧张了一阵,国际原油价格又重拾升势。

种种迹象显示,美国在极力制造一种气氛,支撑国际原油价格在中期高位运行一段较长时间,让更多的市场参与者对国际原油价格将长期维持高位运行深信不疑,在期货、现货市场中不断“做多”,为美国金融机构轻易地在高位“做空”套利获取更高的回报创造条件。这无疑进一步加剧了未来国际原油价格的震荡与快速下行和低迷程度。

美国既然已经有了运用军事、政治、经济等多种手段操控国际原油价格的先例,今后也必然运用各种手段来操控地缘政治敏感地区的政治局势,以达到其在经济上发展自己和挤压他国以及在政治上抬高自己、打压他国的目的。如果说,过去美国对石油市场的操控或许还仅是停留在扰乱国际原油价格的层面上,将来不能排除美国为了其一国之利造成部分地区事实上的石油供给中断,一旦成真将对我国的石油供给安全乃至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国家主权带来致命的打击。

多措并举保障石油安全

此次地位轮替向我国的石油安全保障机制发出了警报。如果不对消费加以控制,不提高国内石油产量,放任国内消费的快速增长和产量增长低迷,我国的石油供给安全犹如坐在可能随时爆发的“火山口”上。

为了进一步巩固我国的石油安全供给,除了进一步完善战略石油储备机制外,还需要与石油供给相对可靠的石油出口国建立长远且牢固的合作关系,加快周边相邻国家石油供给通道建设,但最重要的是要逐步改变过去多年形成的粗放型消费模式和消费意识,提高石油的使用效率、降低石油消费,把我国的石油对外依存度控制在相对安全的范围内。否则,我们很快就会突破国家能源战略规划2015年将石油对外依存度控制在61%以内的目标。一旦出现紧急情况,我国的战略石油储备仅是“杯水车薪”,境外石油资产权益油也远水解不了近渴。

除此之外,我们还要对美国的经济、政治、政策进行密切跟踪分析研究,及时分析预测掌握美国的动向,避免盲从和毫不知情。要对地缘政治敏感地区的国别风险进行深入研究,提前化解风险,努力把损失降到最低。

责编:王亭亭

鞍山设计西服

钦州西装定做

濮阳订做职业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