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环式真空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环式真空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铃木军团全员完赛何勇驾超级维特拉圆满收车今时

发布时间:2019-11-20 14:45:26 阅读: 来源:水环式真空泵厂家

“铃木军团”全员完赛何勇驾超级维特拉圆满收车

2015中国越野系列赛(CCR)新疆站7月2日下午在北屯举行了盛大的收车仪式,铃木笑好永弛越野拉力车队全军完赛,何勇/孙艳初驾驶着量产组的超级维特拉赛车尽管排量小、改装有限、在比赛中历经千难万险,但仍然最终登上了荣耀的收车台。回顾整站比赛,车手何勇感觉“如同手无缚鸡之力的唐僧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但幸运的是无论劫难多么难熬,前方总有一个佛光普照的小雷音寺”。

回首本站赛事,在超级短道赛开始前似乎没有人知道何勇是谁,因此排位赛后何勇对比赛结果感到非常满意,但也无法掩饰对组委会排序官员目不识丁的失望,因为他们被严重低估了能力,排得过于靠后了,而全场第28名、量产组第一的成绩却让他们很是扬眉吐气。

从SS1赛段的190公里开始,何勇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发车位也许还算合理,从排位赛竞争来的第28位出发,到第二个PC点之前一直保持着非常好的成绩。但是由于量产组的原厂车型毕竟改装有限,到第二个PC点之后,突然发生了离合器故障,面对剩下的三分之一赛程,何勇只能遗憾地等待救援了。

祸不单行,SS2赛段再度成了“铃木军团”的噩梦。当天早上,经过多半天的补充睡眠之后何勇终于满血复活,但是更大的灾难已经等在了路上。领航员孙燕初对此追悔莫及:“有一格的路书取消了,我已经看到前面有黄旗了,黄旗下面就是强制通过点,在这一段之间,路书没有任何的障碍提示,我的注意力也完全集中在了黄旗之上。这时候路中间突然出现了一条路书上是绝对没有提示的水冲沟,我们躲避不开,结结实实地撞了上去。水箱直接干爆,风扇飞出去了,我头盔上链接HANS的扣子都飞脱了出来。” 在这样的大灾大难面前,何勇认为“好死不如赖活着”,毕竟这辆赛车的强大底盘还完好无损,从这个赛段开始,他们对这一赛事从自信转向了敬畏。

进入第二赛段以来,何勇的体能消耗越来越大,而孙燕初的胆子越来越小。他们更多地依赖着车队的整体协同作战能力,尤其是电脑技师兼改装大师出身的队友庄汝雄,每当在地平线上看到他的车影,何勇眼眸深处就如同看见了眷恋的女神。

三个特殊赛段以来,SS3是何勇第一次最早最顺利地回到营地,下车时没有队友来打招呼还让他有些不适应,只能略带小得意地守候着几位本土队友回营。当队友们陆续安全回到维修区之后,铃木大营一片欢腾。何勇开心地表示他们当天在赛道里非常谨慎,沙漠不是他们的强项,必须保护好赛车才能出得来。

SS4赛段是602公里的超长赛道,何勇/孙燕初抱着打苦仗、硬仗的决心从第78位出发,可是竟然波澜不惊地第37个顺利抵达终点,而且他俩还感觉没过瘾!这一天何勇对领航员孙燕初简直膜拜得五体投地:“今天领航非常牛,完全不出错,人家停下来找路,我们就从旁边超车,绝对自信。我感觉他把每个坑里有几块石头都给报出来了,简直就是拉力的报法,就好像他家亲戚是本方土地佬儿一样。”

SS5特殊赛段277公里,至此仅有54名车手仍然保持在“100+军团”的行列之前。何勇/孙燕初本赛段发挥出色,在所有量产组的赛车中第一个抵达终点,这也是他们在本站比赛中首次勇夺金头盔。夺得这样的成绩令何勇非常兴奋,就好像一个憋了几天的哑巴终于可以说话了一样开心。“之前我们总的原则就是安全第一,节奏比较稳。但今天是开赛以来孙老师第一次催促我快快快,大概是因为我们跑了这么多天以来,孙老师对我的技术特点和驾驶风格都有了一定的了解。我们总的来说是稳扎稳打,但是整体节奏还是比较快的,因为我们有非常精准的路书。”

SS6从五彩湾出发到达福海渔场,其中特殊赛段430公里。由于天气突变,阴雨连绵,赛道里多处积水,比赛条件非常艰苦。何勇/孙燕初在比赛中连续遭遇了三场大难,但仍然坚持完赛。与此同时,“铃木军团”的另外4辆赛车也保持全军满员,仍然坚守在战斗序列之中。回到营地之后,孙燕初总结当日的比赛为“三灾一苦”:即一个赛段遭遇了三场灾难外加屁股几乎被颠成八瓣之苦。

如果他们不是经验丰富的老车手,当天很有可能就创造出一个雨中烧车的奇迹:“我们在车里突然闻到非常大的汽油味,赶紧停车检查。下来一看,由于颠簸太久,油管裂了一个小口,正往外呲油呢,非常危险,一旦呲出来的汽油流到了火热的发动机上,车肯定就烧没了,我们俩能否来得及逃生也很难说。我们赶紧把油管包扎住,另外又把前箱做了一下保洁,再三检查无误才敢继续出发。”

比赛越是到了最后阶段,越是显现出量产车的艰辛,而这种长距离越野赛对失误的容忍度为零。足球比赛还可以先失球再反超,但赛车运动只要一个赛段退赛,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SS7在风景秀丽的福海进行“环湖巡游”,特殊赛段220公里。何勇/孙燕初在比赛中遭遇了两次磨难,但只损失时间而未损失斗志。比赛进行到这最后的时刻,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碍他们冲向收车台。

痛定思痛,孙燕初分析说:“我们现在每天的任务就是完成比赛,在我看来,量产组的车跑比赛,相当于把赛道生生地延长了三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二,真的比改装车背负着太重的包袱在跑。开量产车的艰辛,确实是人家的好几倍。但是铃木厂商的要求就是参加量产组的比赛,何勇虽然是CRC的冠军车手,到了越野赛场也只能服从厂商的指令,自己跑得其实也非常委屈。我相信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何老师跑上改装组,成绩也不会差,毕竟他的技术功底还是非常扎实的。”

SS8仍然在风景秀丽的福海边进行,其中特殊赛段203公里。由于最后一个赛段只有象征性的19公里,且最大给时为25分钟,更大程度被视为一场凯旋仪式,因此在人们的心目中本赛段的终点即成为了事实上的收车台。回顾整场比赛,何勇认为正是因为历经了太多磨难,因而完赛才显得弥足珍贵:“本站比赛到现在为止跑了9个赛段,刚开始信心百倍,中间遭遇了严重的打击和挫折,但是我们仍然坚持到了终点。环塔比赛永远暗藏杀机,永远也不会让你简单轻松就通过,如果那样也就失去魅力了。”

最后的SS9赛段最大给时为25分钟,没有追加处罚。因此何勇已经可以自豪地宣布完成了这一站比赛:“我跟赛车、领航三剑合璧,在这么艰苦的长距离比赛中,耐着高温、忍着颠簸,遇到那么多的艰难困苦都挺了过来,终于完赛了。现在我们可以说,咱也是打不死的小强,我们是坚强的越野勇士。”

作为一名资深赛车记者,孙燕初参加环塔赛已经多年,但参加量产组的比赛并完成全程这还是第一次:“总的来说,最担心就是那个600公里的赛段,我们的量产车能不能跑得下来?我们真的是没有底。但好在这台超级维特拉还是非常给力的,我们还真完成了,这让我们很受鼓舞,也深感自豪。”

重型巧固架

钢制托盘选购

定制巧固架